尽快建立“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第2页

金投网时间:2019-03-14次浏览

  例如,挪威建立的“全球政府养老基金”规模达1万亿美元,每位公民人均20万美元;澳大利亚建立的“未来基金”1050亿美元,俄罗斯的“国家福利基金”628亿美元,新西兰的“超级年金”276亿美元,爱尔兰的“战略投资基金”100亿美元,智利的“养老储备基金”101亿美元等等。

  郑秉文认为,我国外汇储备十分充盈,且负债方约束低,存在明显的再分配空间,划拨一部分资金建立一只“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用于应对人口老龄化十分必要。

  我国于2007年建立“主权财富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2000年曾建立一只“非缴费型”主权养老基金——全国社保基金。郑秉文表示,自成立以来,两只基金运行情况和收益率良好。可以说,我国建立大型机构投资者已积累一定经验,如果能划拨部分资金建立一只“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实行全球资产配置,对提高养老基金可持续性将发挥积极作用。

  郑秉文认为,建立“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不仅可弥补我国养老保障体系短板,对庞大外汇储备来说还可分散投资风险,提高外汇储备收益率。目前,我国正处于建立“外汇型”主权养老基金的机会窗口期,此举可谓时不我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