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养老体系急需改革 这四个方向可以综合考虑

新浪网时间:2020-01-23次浏览

    全球养老体系急需改革 这四个方向可以综合考虑

    高雅

    [ 报告提议,我们应该重新规划生命周期的三个阶段,并为新的工作形式(比如兼职工作或临时工作)以及终身学习提供更多的经费。 ]

    [ 全球退休人员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有所上升。发达国家中65岁以上的人口所占比例已从1950年的7.7%增加到今天的19%以上,预计到2050年将达27%。 ]

    [ 发展中国家在1950年的退休人口比例为3.8%,预计2020年将增加至7.4%,到2050年将接近15%。 ]

    随着全球人均预期寿命的增长和生育率的下降,人口老龄化已不仅仅是全球发达经济体的现存挑战,也进入了发展中国家的关注范围。

    该如何保证越来越庞大的退休群体的财务安全?又该如何为子孙后代建立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

    1月21日,瑞士信贷研究所(CSRI)发布的最新报告指出,增加退休金可持续性的最简单方法是逐步提高退休年龄。此外,全球许多国家养老金体系过于僵化,而拖延改革的时间越久,扭转这一延误所带来的负面后果的阻力也就越大。

    瑞信瑞士首席经济学家阿德勒(Oliver Adler)表示:“养老金体系担负着向退休人员提供老年财务安全的压力,同时还要应对寿命延长和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挑战。每个经济体在确保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方面都面临着各自独有的难题,这通常需要采取多种措施,以使养老金领取者能够维持其生活水平。我们需要纠正我们对待退休的方式,并采取集体行动确保所有人有一个公平和可持续的未来。”

    建立更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

    过去十年中,全球社会的福利体系正面临着老龄化和退休潮带来的巨大考验。这一影响已经冲击到发达经济体的制度,同时发展中国家也将以更快的速度迎来这一过程。

    报告指出,全球退休人员在总人口中的比例有所上升。发达国家中65岁以上的人口所占比例已从1950年的7.7%增加到今天的19%以上,预计到2050年将达27%。相比之下,发展中国家在1950年的退休人口比例为3.8%,预计2020年将增加至7.4%,到2050年将接近15%。

    受此影响,伴随着养老金领取者人数的不断增加,供应养老基金的人数不仅在减少,而且他们还需要缴纳更长时间的费用。同时,劳动力市场也被迫接受退休潮的影响,如果生产力无法相应地进步,缺乏劳动力会对经济增长带来长期负面影响。

    过去几十年中,许多国家已逐步采取措施改善其养老金系统,比如从养老金固定收益计划过渡到养老金固定缴款计划。

    报告指出,在建立更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时,一般可以把以下四个选项进行综合考虑:

    第一,鼓励或迫使人们在工作期间为退休储蓄更多的钱。

    第二,通过增加税收来筹集更多资金。但是,考虑到许多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税率已经很高,这种方法的可行性不大,继续提高税收会对工作激励机制产生负面效果。

    第三,提高退休年龄是减少资金缺口的一种有效方法,这将同时延长储蓄阶段并缩短平均养老金的支付期,为此政府可以通过颁布激励措施鼓励人们延长工作年限。

    最后,人们在未来可能不得不接受较低的退休金,以保证养老金体系的长期可持续性。

    报告发现,许多养老金体系仍然过于僵化,无法满足不断变化的社会的需求,因此必须变得更加灵活,以适应各种不同的情况。尤其是对于那些非标准工作安排的情况,这些工人的职业养老金覆盖率较低甚至完全没有。

    各国对待退休态度不同

    根据瑞信一项针对退休态度的晴雨表调查,全球对社会保障的质量和可持续的担忧在日益加剧,传统的生命周期三个阶段(即教育、职业生涯和退休)的划分可能不再适宜。

    报告发现,在发达国家,人们似乎更加关注退休制度的可持续性,也意识到有必要进行有阵痛的改革。因此,他们对未来退休福利的期望有所降低。譬如,这些国家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地指望将(法定的)退休金作为老年收入的主要来源,而更多地倚重将工作收入规划进未来储蓄。

    而在发展中国家,退休制度仍在完善之中,年轻一代希望实现更好的养老保障覆盖。在这些国家,更多的人希望在到达退休年龄后继续工作,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现有的养老金体系无法在他们老年时提供财政支持。

    报告指出,我们不应用一个普世且僵化的年龄门槛来规定何时退休,这不符合年龄的多维性。也就是说,我们不应该用身份证上的年龄来度量自己,因为这个数字并不能反映我们的主观幸福感。不过,开展新的人生路径也面临着新的挑战——人们需要定期投资于自己的技能和健康状况,才能保持就业。因此,报告提议,我们应该重新规划生命周期的三个阶段,并为新的工作形式(比如兼职工作或临时工作)以及终身学习提供更多的经费。

    如果当地政府无法提供这样的政策,会导致不平等现象的加剧。具体而言,虽然健康的人可以担负更长的工作时间,但身体欠佳的人可能会因无法延长工作年限从而经历收入减少的晚年生活。

    总而言之,非标准性的工作安排为延长工作生涯提供了可能性。同时,如果工作者过度依赖养老金或没被养老金计划充分覆盖,则可能带来风险,这就需要政府为不同劳动力群体设计符合需求的养老金体系。